《旧唐书·列传·卷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

  ○燕王忠 原王孝 泽王上金 许王素节 孝敬皇帝弘 裴居道附

  章怀太 子贤 贤子邠王守礼

  懿德太子重润 庶人重福 节愍太子重俊 殇帝重茂

  高宗八男:则天顺圣皇后生中宗、睿宗及孝敬皇帝弘、章怀太子贤,后宫刘氏 生燕王忠,郑氏生原王孝,杨氏生泽王上金,萧淑妃生许王素节。

  燕王忠,字正本,高宗长子也。高宗初入东宫而生忠,宴宫僚于弘教殿。太宗 幸宫,顾谓宫臣曰:“顷来王业稍可,非无酒食,而唐突卿等宴会者,朕初有此孙, 故相就为乐耳。”太宗酒酣起舞,以属群臣,在位于是遍舞,尽日而罢,赐物有差。

  贞观二十年,封为陈王。永徽元年,拜雍州牧。时王皇后无子,其舅中书令柳 奭说后谋立忠为皇太子,以忠母贱,冀其亲己,后然之。奭与尚书右仆射褚遂良、 侍中韩瑗讽、太尉长孙无忌、右仆射于志宁等,固请立忠为储后,高宗许之。三年, 立忠为皇太子,大赦天下,五品已上子为父后者赐勋一级。六年,加元服,制大辟 罪已下并降一等,大酺三日。其年,王皇后被废,武昭仪所生皇子弘年三岁。礼部 尚书许敬宗希旨上疏曰:“伏惟陛下宪章千古,含育万邦,爰立圣慈,母仪天下。 既而皇后生子,合处少阳。出自涂山,是谓吾君之胤;夙闻胎教,宜展问竖之心。 乃复为孽夺宗,降居籓邸,是使前星匿彩,瑶岳韬峰。臣以愚诚,窃所未喻。且今 之守器,素非皇嫡,永徽爰始,国本未生,权引彗星,越升明两。近者元妃载诞, 正胤降神,重光日融,爝晖宜息。安可以兹傍统,叨据温文?国有诤臣,孰逃其责! 窃惟息姑克让,可以思齐;刘强守籓,宜遵往轨。追迹太伯,不亦休哉?踵武延陵, 故常安矣。宁可反植枝干,久易位于天庭;倒袭衣裳,使违方于震位?蠢尔黎庶, 云谁系心?垂裕后昆,将何播美?”高宗从之。显庆元年,废忠为梁王,授梁州都 督,赐实封二千户,物二万段,甲第一区。其年,转房州刺史。

  忠年渐长大,常恐不自安,或私衣妇人之服,以备刺客。又数有妖梦,常自占 卜。事发,五年,废为庶人,徙居黔州,囚于承乾之故宅。麟德元年,又诬忠与西 台侍御上官仪、宦者王伏胜谋反,赐死于流所,年二十二,无子。仪等伏诛。明年, 皇太子弘表请收葬,许之。神龙初,追封燕王,赠太尉、扬州大都督。

  原王孝,高宗第二子也。永徽元年,封许王。三年,拜并州都督。显庆三年, 累除遂州刺史。麟德元年薨,赠益州大都督,谥曰悼。神龙初,追赠原王、司徒、 益州大都督。

  泽王上金,高宗第三子也。永徽元年,封巳王。三年,遥授益州大都督。乾 封元年,累转寿州刺史,有罪免官,削封邑,仍于澧州安置。上金既为则天所恶, 所司希旨,求索罪失以奏之,故有此黜。永隆二年二月,则天矫抗表巳王上金、 鄱阳王素节许同朝集之例,义阳、宣城二公主缘母萧氏获谴,从夫外官,请授官职。 以上金为沔州刺史,素节为岳州刺史,仍不预朝集。嗣圣元年,上金、素节,义阳、 宣城二公主听赴哀。文明元年,上金封毕王,素节封为葛王。又改上金封为泽王、 苏州刺史,素节许王、隆州刺史。垂拱元年,改陈州刺史。永昌元年,授太子左卫 率,出为随州刺史。载初元年,武承嗣使酷吏周兴诬告上金、素节谋反,召至都, 系于御史台。舒州刺史、许王素节见杀于都城南驿,因害其支党。上金恐惧,自缢 死。子义珍、义玫、义璋、义环、义瑾、义璲七人并配流显州而死。神龙初,追复 上金官爵,封庶子义珣为嗣泽王。

  先是,义珣窜在岭外,匿于佣保之间。及绍封无几,有人告义珣非上金子,假 冒袭爵。义珣不能自明,复流于岭外。开元初,封素节子璆为嗣泽王,继上金后。 十二年,玉真公主表称义珣实上金遗胤,被嗣许王瓘兄弟利其封爵,谋构废之。今 上由是削璆王爵,复召义珣为嗣泽王,拜率更令。因是,诸宗室非本宗袭爵,自中 兴已后继为嗣王者,皆令归宗,削其爵邑也。

  许王素节,高宗第四子也。年六岁,永徽二年,封雍王,寻授雍州牧。素节能 日诵古诗赋五百余言,受业于学十徐齐聃,精勤不倦,高宗甚爱之。又转岐州刺史。 年十二,改封郇王。

  初,则天未为皇后也,与素节母萧淑妃争宠,递相谮毁。六年,则天立为皇后 后,淑妃竟为则天所谮毁,幽辱而杀之。素节尤被谗嫉,出为申州刺史。乾封初, 下敕曰:“素节既旧疾患,宜不须入朝。”而素节实无疾。素节自以久乖朝觐,遂 著《忠孝论》以见意,词多不载。时王府仓曹参军张柬之因使潜封此论以进,则天 见之,逾不悦,诬以赃贿,降封鄱阳郡王,仍于袁州安置。仪凤二年,禁锢终身, 又改于岳州安置。永隆元年,转岳州刺史,后改封葛王。则天称制,又进封许王, 累除舒州刺史。天授中,与上金同被诬告,追赴都。临发州,闻有遭丧哭者,谓左 右曰:“病死何由可得,更何须哭!”行至都城南龙门驿,被缢死,年四十三,则 天令以庶人礼葬之。中宗即位,追封许王,赠开府仪同三司、许州刺史,仍以礼改 葬,陪于乾陵。

  素节被杀之时,子瑛、琬、玑、易等九人并为则天所杀,惟少子琳、瓘、璆、 钦古以年小,特令长禁雷州。神龙初,封瓘为嗣许王。开元初,封琳为嗣越王,以 绍越王贞之后。璆为嗣泽王,以继伯父泽王上金之后。琳,官至右监门将军,卒。 瓘,开元十一年为卫慰卿。以抑伯上金男不得承袭,以弟璆继之,遽谴瓘为鄂州别 驾。于是下诏绝其外继,乃以故泽王上金男义珣为嗣泽王,江王祎为信安郡王,嗣 蜀王褕为广汉郡王,嗣密王彻为濮阳郡王,嗣曹王臻为济国公,嗣赵王琚为中山郡 王,武阳郡王继宗为澧国公。瓘累迁邠州刺史、秘书监、守太子詹事。璆性仁厚谨 愿,居家邕睦,朝廷重之。天宝六载卒,赠蜀郡大都督。瓘晚有子,命璆子益为嗣。 及卒,有解、需二子,皆幼孺。十一载,益袭封许王。十四载,解娶杨銛女,乃袭 许王。璆初为嗣泽王,降为郢国公、宗王卿同正员,特封褒信郡王。进《龙池皇德 颂》,迁宗正卿、光禄卿、殿中监。天宝初,重拜宗五卿,加金紫光禄大夫。璆友 弟聪敏,闻善若惊,宗子中有一善,无不荐拔,故宗枝居省闼者,多是璆之所举。 九载卒,赠江陵大都督。

  孝敬皇帝弘,高宗第五子也。永徽四年,封代王。显庆元年,立为皇太子,大 赦改元。弘尝受《春秋左氏传》于率更令郭瑜,至楚子商臣之事,废卷而叹曰: “此事臣子所不忍闻,经籍圣人垂训,何故书此?”瑜对曰:“孔子修《春秋》, 义荐褒贬,故善恶必书。褒善以示代,贬恶以诫后,故使商臣之恶,显于千载。” 太子曰:“非唯口不可道,故亦耳不忍闻,请改读余书。”瑜再拜贺曰:“里名胜 母,曾子不入;邑号朝歌,墨子回车。殿下诚孝冥资,睿情天发,凶悖之迹,黜于 视听。循奉德音,实深庆跃。臣闻安上理人,莫善于礼,非礼无以事天地之神,非 礼无以辨君臣之位,故先王重焉。孔子曰:‘不学《礼》,无以立。’请停《春秋》 而读《礼记》。”太子从之。龙朔元年,命中书令、太子宾客许敬宗,侍中兼太子 右庶子许圉师,中书侍郎上官仪,太子中舍人杨思俭等于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摘 其英词丽句,以类相从,勒成五百卷,名曰《瑶山玉彩》,表上之。制赐物三万段, 敬宗已下加级、赐帛有差。总章元年二月,亲释菜司成馆,因请赠颜回太子少师, 曾参太子少保,高宗并从之。

  时有敕,征边辽军人逃亡限内不首及更有逃亡者,身并处斩,家口没官。太子 上表谏曰:“窃闻所司以背军之人,身久不出,家口皆拟没官。亦有限外出首,未 经断罪,诸州囚禁,人数至多。或临时遇病,不及军伍,缘兹怖惧,遂即逃亡;或 因樵采,被贼抄掠;或渡海来去,漂没沧波;或深入贼庭,有被伤杀。军法严重, 皆须相傔。若不及傔,及不因战亡,即同队之人,兼合有罪。遂有无故死失,多注 为逃。军旅之中,不暇勘当,直据队司通状,将作真逃,家口令总没官,论情实可 哀愍。《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伏愿逃亡之家,免其配没。”制从 之。

  咸亨二年,驾幸东都,留太子于京师监国。时属大旱,关中饥乏,令取廓下兵 士粮视之,见有食榆皮蓬实者,乃令家令等各给米使足。是时戴至德、张文瓘兼左 庶子,与右庶子萧德昭同为辅弼,太子多疾病,庶政皆决于至德等。时义阳、宣城 二公主以母得罪,幽于掖庭,太子见之惊恻,遽奏请令出降。又请以同州沙苑地分 借贫人。诏并许之。又召诣东都,纳右卫将军裴居道女为妃。所司奏以白雁为贽, 适会苑中获白雁,高宗喜曰:“汉获硃雁,遂为乐府;今获白雁,得为婚贽。彼礼 但成谣颂,此礼便首人伦,异代相望,我无惭德也。”裴氏甚有妇礼,高宗尝谓侍 臣曰:“东宫内政,吾无忧矣。”

  上元二年,太子从幸合璧宫,寻薨,年二十四。制曰:“皇太子弘,生知诞质, 惟几毓性。直城趋贺,肃敬著于三朝;中寝问安,仁孝闻于四海。自琰圭在手,沉 瘵婴身,顾惟耀掌之珍,特切钟心之念,庶其痊复,以禅鸿名。及腠理微和,将逊 于位,而弘天资仁厚,孝心纯确,既承朕命,掩欻不言,因兹感结,旧疾增甚。亿 兆攸系,方崇下武之基;五福无徵,俄迁上宾之驾。昔周文至爱,遂延庆于九龄; 朕之不慈,遽永诀于千古。天性之重,追怀哽咽,宜申往命,加以尊名。夫谥者, 行之迹也;号者,事之表也。慈惠爱亲曰‘孝’,死不忘君曰‘敬’,谥为孝敬皇 帝。”其年,葬于缑氏县景山之恭陵。制度一准天子之礼,百官从权制三十六日降 服。高宗亲为制《睿德纪》,并自书之于石,树于陵侧。初,将营筑恭陵,功费钜 亿,万姓厌役,呼嗟满道,遂乱投砖瓦而散。

  太子无子,长寿中,制令楚王讳继其后。中宗践祚,制祔于太庙,号曰义宗, 又追赠妃裴氏为哀皇后。景云元年,中书令姚元之、吏部尚书宋璟奏言:“准礼, 大行皇帝山陵事终,即合祔庙。其太庙第七室,先祔皇昆义宗孝敬皇帝、哀皇后裴 氏神主。伏以义宗未登大位,崩后追尊,至神龙之初,乃特令升祔。《春秋》之义, 国君即位未逾年者,不合列昭穆。又古者祖宗各别立庙,孝敬皇帝恭陵既在洛州, 望于东都别立义宗之庙,迁祔孝敬皇帝、哀皇后神主,命有司以时享祭,则不违先 旨,又协古训,人神允穆,进退得宜。在此神主,望入夹室安置,伏愿陛下以礼断 恩。”诏从之。开元六年,有司上言:“孝敬皇帝今别庙将建,亨祔有期,准礼, 不合更以义宗为庙号,请以本谥孝敬为庙称。”于是始停义宗之号。

  裴居道,绛州闻喜人,隋兵部侍郎镜民孙也。父熙载,贞观中为尚书左丞。居 道以女为太子妃,则天时,历位纳言、内史、太子少保,封翼国公。载初元年春, 为酷吏所陷,下狱死。

  章怀太子贤,字明允,高宗第六子也。永徽六年,封潞王。显庆元年,迁授岐 州刺史。其年,加雍州牧、幽州都督。时始出阁,容止端雅,深为高宗所嗟赏。高 宗尝谓司空李勋曰:“此兒已读得《尚书》、《礼记》、《论语》,诵古诗赋复十 余篇,暂经领览,遂即不忘。我曾遣读《论语》,至‘贤贤易色’,遂再三覆诵。 我问何为如此,乃言性爱此言。方知夙成聪敏,出自天性。”龙朔元年,徙封沛王, 加扬州都督、兼左武卫大将军,雍州牧如故。二年,加扬州大都督。麟德二年,加 右卫大将军。咸亨三年,改名德,徙封雍王,授凉州大都督,雍州牧、右卫大将军 如故,食实封一千户。上元元年,又依旧名贤。

  上元二上,孝敬皇帝薨。其年六月,立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寻令监国。贤处 事明审,为时论所称。仪凤元年,手敕褒之曰:“皇太子贤自顷监国,留心政要。 抚字之道,既尽于哀矜;刑纲所施,务存于审察。加以听览余暇,专精坟典。往圣 遗编,咸窥壶奥;先王策府,备讨菁华。好善载彰,作贞斯在,家国之寄,深副所 怀。可赐物五百段。”贤又招集当时学者太子左庶子张大安、洗马刘讷言、洛州司 户格希玄、学士许叔牙成玄一史藏诸周宝宁等,注范晔《后汉书》,表上之,赐物 三万段,仍以其书付秘阁。

  时正议大夫明崇俨以符劾之术为则天所任使,密称“英王状类太宗”。又宫人 潜议云“贤是后姊韩国夫人所生”,贤亦自疑惧。则天又尝为贤撰《少阳政范》及 《孝子传》以赐之,仍数作书以责让贤,贤逾不自安。调露二年,崇俨为盗所杀, 则天疑贤所为。俄使人发其阴谋事,诏令中书侍郎薛元超、黄门侍郎裴炎、御史大 夫高智周与法官推鞫之,于东宫马坊搜得皁甲数百领,乃废贤为庶人,幽于别所。 永淳二年,迁于巴州。文明元年,则天临朝,令左金吾将军丘神勣往巴州检校贤宅, 以备外虞。神勣遂闭于别室,逼令自杀,年三十二。则天举哀于显福门,贬神勣为 叠州刺史,追封贤为雍王。神龙初,追赠司徒,仍遣使迎其丧柩,陪葬于乾陵。睿 宗践祚,又追赠皇太子,谥曰章怀。有三子:光顺、守礼、守义。

  光顺,大授中封安乐郡王,寻被诛。

  守义,文明年封犍为郡王。垂拱四年,徙封永安郡王,病卒。

  守礼本名光仁,垂拱初改名守礼,授太子洗马,封嗣雍王。时中宗迁于房陵, 睿宗虽居帝位,绝人朝谒,诸武赞成革命之计,深嫉宗枝。守礼以父得罪,与睿宗 诸子同处于宫中,凡十余年不出庭院。至圣历元年,睿宗自皇嗣封为相王,许出外 邸。睿宗诸子五子皆封郡王,与守礼始居于外。神龙元年,中宗纂位,授守礼光禄 卿同正员。神龙中,遗诏进封邠王,赐实封五百户。景云二年,带光禄卿,兼幽州 刺史,转左金吾卫大将军,遥领单于大都护。先天二年,迁司空。开元初,历虢、 陇、襄、晋、滑六州刺史,非奏事及大事,并上佐知州。时宁、申、岐、薛、邠同 为刺史,皆择首僚以持纲纪。源乾曜、袁嘉祚、潘好礼皆为邠府长史兼州佐,守礼 唯弋猎、伎乐、饮谑而已。九年已后,诸王并征还京师。

  守礼以外枝为王,才识猥下,尤不逮岐、薛。多宠嬖,不修风教,男女六十余 人,男无中才,女负贞称,守礼居之自若,高歌击鼓。常带数千贯钱债,或有谏之 者曰:“王年渐高,家累甚众,须有爱惜。”守礼曰:“岂有天子兄没人葬?”诸 王因内宴言之,以为欢笑。时积阴累日,守礼白于诸王曰:“欲晴。”果晴。愆阳 涉旬,守礼曰:“即雨。”果连澍。岐王等奏之,云:“邠哥有术。”守礼曰: “臣无术也。则天时以章怀迁谪,臣幽闭宫中十余年,每岁被敕杖数顿,见瘢痕甚 厚。欲雨,臣脊上即沉闷,欲晴,即轻健,臣以此知之,非有术也。”涕泗沾襟, 玄宗亦悯然。二十九年薨,年七十余,赠太尉。

  子承宏,开元初封广武郡王,历秘书员外监,又为宗正卿同正员。广德元年, 吐蕃凌犯上都,乘舆幸陕。蕃、浑之众入城,吐蕃宰相马重英立承宏为帝,以于可 封、霍环等为宰相,补署百余人。旬余日,贼退,郭子仪率众入城,送承宏于行在, 上不之责,止于虢州。寻死。承宁,天宝初,授率更令同正员,嗣邠王。承寀,至 德二载,燉封为煌郡王,加开府仪同三司。与仆固怀恩使回纥和亲,因纳其女为妃, 册为毗伽公主。回纥著勋,承寀甚遇恩宠。乾元元年六月卒,赠司空。

  唐法,嗣郡王但加四品阶,亲王子例著绯。开元中,张九龄为中书令,奏请宁、 薛王男并赐紫,邠王三男衣紫,余二十人衣绯,官亦不越六局郎,王府掾属仍员外 置。十五载,扈从至巴蜀,依例著紫。

  中宗四男:章庶人生懿德太子重润,后宫生庶人重福、节愍太子重俊、殇帝重 茂。

  懿德太子重润,中宗长子也。本名重照,以避则天讳,故改焉。开耀二年,中 宗为皇太子,生重润于东宫内殿,高宗甚悦。及月满,大赦天下,改元为永淳。是 岁,立为皇太孙,开府置官属。及中宗迁于房州,其府坐废。圣历初,中宗为皇太 子,封为邵王。大足元年,为人所构,与其妹永泰郡主、婿魏王武延基等窃议张易 之兄弟何得恣入宫中,则天令杖杀,时年十九。重润风神俊朗,早以孝友知名,既 死非其罪,大为当时所悼惜。中宗即位,追赠皇太子,谥曰懿德,陪葬乾陵。仍为 聘国子监丞裴粹亡女为冥婚,与之合葬。又赠永泰郡主为公主,令备礼改葬,仍号 其墓为陵焉。

  庶人重福,中宗第二子也。初封唐昌王,圣历三年,徙封平恩王。长安四年, 进封谯王,历迁国子祭酒、左散骑常侍。神龙初,为韦庶人所谮,云与张易之兄弟 潜构成重润之罪,由是左授濮州员外刺史,转均州,司防守,不许视事。景龙三年, 中宗亲祀南郊,大赦天下,流人并放还。重福不得归京师,尤深郁怏,上表自陈曰: “臣闻功同赏异,则劳臣疑;罪均刑殊,则百姓惑。伏惟陛下德侔造化,明齐日月, 恩及飞鸟,惠加走兽。近者焚柴展礼,郊祀上玄,万物沾恺悌之仁,六合承旷荡之 泽。事无轻重,咸赦除之。苍生并得赦除,赤子偏加摈弃,皇天平分之道;固此乎? 天下之人,闻者为臣流涕。况陛下慈念,岂不愍臣恓惶?伏望舍臣罪愆,许臣朝谒。 傥得一仰云陛,再睹陛圣颜,虽没九泉,实为万足。重投荒徼,亦所甘心。”表奏 不报。

  及韦庶人临朝,遽令左屯卫大将军赵承恩以兵五百人就均州守卫重福。俄而韦 氏伏诛,睿宗即位,又转集州刺史。未及行,洛阳人张灵均进计于重福曰:“大王 地居嫡长,自合继为天子。相王虽有讨平韦氏功,安可越次而居大位!昔汉诛诸吕, 犹迎代王,今东都百官士庶,皆愿王来。王若潜行直诣洛阳,亦是从天上落,遣人 袭杀留守,即拥兵西据陕州,东下河北,此天下可图也。”初,景龙三年,郑愔自 吏部侍郎出为江州司马,便道诣重福阴相结托。至是又与灵均通传动静,亦密遣使 劝重福构逆,预推尊重福为天子,温王重茂为皇太弟,自署为左丞相。重福乃遣家 臣王道先赴东都,潜募勇敢之士,重福遽自均州诈乘驿与灵均继进。

  王道始至东都,俄有泄其谋者,洛州司马崔日知捕获其党数十人。经闻重福至, 王道等率众随重福径取左右屯营兵作乱,将至天津桥,愿从者已数百人,皆执持器 仗,助其威势。侍御史李邕先诣左掖门,令闭关拒守。又至右屯营号令云:“重福 虽先帝之子,已得罪于先帝,今者无故入城,必是作乱。君等皆委质圣朝,宜尽诚 节,立功立事,以取富贵。”有顷,重福果来夺右屯营,坚壁不动,营中矢射如雨。 便趣大臣掖门,拟取留守,遇门闭,遂纵火以烧城门。左屯营兵又来逼之,重福度 数穷,出自上东门而遁,匿于山谷间。明日,东都留守裴谈等大出兵搜索,重福窘 迫,自投漕河而死,磔尸三日,时年三十一。诏曰:“集州刺史谯王重福,幼则凶 顽,长而险诐。幸托体于先圣,尝通交于巨逆。子而不子,自绝于天。有国有家, 莫容于代。往者颇不含忍,长令幽絷。自大行晏驾,韦氏临朝,将肆屠灭,尤加防 卫。洎天有成命,集于朕躬,永怀犹子之情,庶协先亲之义。所以开置僚属,任隆 刺举,冀其悛改,以怙恩荣。而诖误有徒,狂狡未息。便即私出均州,诈乘驿骑, 至于都下,遂逞其谋。先犯屯兵,次烧左掖,计穷力屈,投河而毙。虽人所共弃, 邦有常刑,我非不慈,尔自招咎。且闻其故,有恻于怀。昔刘长既殁,楚英遂殒, 以礼收葬,抑惟旧章,屈法申恩,宜仍旧宠。可以三品礼葬。”

  节愍太子重俊,中宗第三子也。圣历元年,封义兴郡王。长安中,累授卫尉员 外少卿。神龙初,封卫王,拜洛州牧,赐实封千户,寻迁左卫大将军,兼遥授扬州 大都督。二年秋,立为皇太子。重俊性虽明果,未有贤师傅,举事多不法。俄以秘 书监杨璬、太常卿武崇训并为太子宾客。璬等皆主婿年少,唯以蹴鞠猥戏取狎于重 俊,竟无调护之意。左庶子姚珽数上疏谏诤,右庶子平贞慎又献《孝经议》、《养 德传》以讽,重俊皆优纳焉。

  时武三思得幸中宫,深忌重俊。三思子崇训尚安乐公主,常教公主凌忽重俊, 以其非韦氏所生,常呼之为奴。或劝公主请废重俊为王,自立为皇太女,重俊不胜 忿恨。三年七月,率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右羽林将军李思冲、李承况、独孤祎之、 沙吒忠义等,矫制发左右羽林兵及千骑三百余人,杀三思及崇训于其第,并杀党与 十余人。又令左金吾大将军成王千里分兵守宫城诸门,自率兵趋肃章门,斩关而入, 求韦庶人及安乐公主所在。又以昭容上官氏素与三思奸通,扣閤索之。韦庶人及公 主遽拥帝驰赴玄武门楼,召左羽林将军刘仁景等,令率留军飞骑及百余人于楼下列 守。俄而多祚等兵至,欲突玄武门楼,宿卫者拒之;不得进。帝据槛呼多祚等所将 千骑,谓曰:“汝并是我爪牙,何故作逆?若能归顺,斩多祚等,与汝富贵。”于 是千骑王欢喜等倒戈,斩多祚及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于楼下,余党遂溃 散。重俊既败,率其属百余骑趋肃章门,奔终南山。帝令长上果毅赵思慎率轻骑追 之。重俊至雩县西十余里,骑不能属,唯从奴数人。会日暮憩林下,为左右所杀。 制今枭首于朝,又献之于太庙,并以祭三思、崇训尸柩。

  睿宗即位,下制曰:“朕闻曾氏之孝也,慈亲惑于疑听;赵虏之族也,明主哀 而望思。历考前闻,率由旧典。重俊,大行之子,元良守器。往罹构间,困于谗嫉。 莫顾鈇钺,轻盗甲兵,有此诛夷,无不悲惋。今四凶咸服,十起何追,方申赤军之 冤,以纾黄泉之痛。可赠皇太子。”谥曰节愍,陪葬定陵。一子宗晖,开元初封湖 阳郡王。初,重俊被害,宫府僚吏莫敢近者,永和丞甯嘉勖解衣裹重俊首号哭,时 人义之。宗楚客闻而大怒,收付制狱,贬为平兴丞,寻卒。睿宗践祚,下制曰: “宁嘉勖能重名节,事高栾、向,幽涂已往,生气凛然。静言忠义,追存褒宠。可 赠永和县令。”宗晖,天宝中为卫尉员外卿。十一载,王鉷反,宗晖以卖宅与鉷, 贬涪川郡长史,量移卢阳长史。至德元年,追赴行在所,授特进、鸿胪卿。宗晖无 他才,以外族之亲,受恩顾转隆。太常员外卿卒。

  殇皇帝重茂,中宗第四子也。圣历三年,封北海王。神龙初,进封温王,授右 卫大将军,兼遥领并州大都督,未出閤。景龙四年,中宗崩,韦庶人立重茂为帝, 而自临朝称制。及韦氏败,重茂遂逊位,让叔父相王,退居别所。景云二年,改封 襄王,迁于集州,令中郎将率兵五百人守卫。开元二年,转房州刺史。寻薨,时年 十七,谥曰殇皇帝,葬于武功西原。

  史臣曰:前代以嬖妇孽子破国亡家者多矣,然未如大帝、孝和之甚也。高宗八 子,二王早世,为武后所毙者四人,章怀以母子之爱,颖悟之贤,犹不免于虎口。 况燕、泽、素节异腹之胤乎!覆载胡心,产兹鸩毒,悲夫!孝和母嚣,妇傲女暴, 如置身群魅之中,安有保其终吉哉!天将涤荡昏氛,非重茂所能枝也。

  赞曰:父子天性,嬖能害正。宜臼、申生,翻为不令。唐年钧德,章怀最仁。 凶母畏明,取乐于身。

上一章』『旧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旧唐书 列传卷三十六部分译文

燕王李忠,字正本,后宫刘氏生,高宗的长子。高宗初当太子的时候,刘氏生李忠,并在弘教殿宴请宫僚。祖父唐太宗亲临,环视宫臣们说道:“近来王业日渐振兴,尽管酒食准备不周,还是冒昧地请卿等…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hzjy.com/bookview/7527.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