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本纪·卷十二》

  德宗上

  德宗神武孝文皇帝讳适,代宗长子,母曰睿真皇后沈氏。天宝元年四月癸巳, 生于长安大内之东宫。其年十二月,拜特进,封奉节郡王。代宗即位之年五月,以 上为天下兵马元帅,改封鲁王。八月,改封雍王。时史朝义据东都,十月,遣上会 诸军于陕州,大举讨贼。十一月,破贼于洛阳,进收东都,河南平定。朝义走河北。 分命诸将追之,俄而贼将怀仙斩朝义首以献,河北平。以元帅功拜尚书令,食实封 二千户,与郭子仪等八人图形凌烟阁。广德二年二月,立为皇太子。

  大历十四年五月辛酉,代宗崩。癸亥,即位于太极殿。闰月壬申,贬中书舍人 崔祐甫为河南少尹。甲戌,贬门下侍郎、平章事常衮为潮州刺史。召崔祐甫为门下 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丙子,诏诸州府、新罗、渤海岁贡鹰鹞皆停。戊寅,诏 山南枇杷、江南柑橘,岁一贡以供宗庙,余贡皆停。庚寅,以兵部尚书路嗣恭为东 都留守,以常州刺史萧复为潭州刺史、湖南团练观察使。辛巳,罢邕府岁贡奴婢。 癸未,改括州为处州,括苍县为丽水县。停梨园使及伶官之冗食者三百人,留者皆 隶太常。剑南岁贡春酒十斛,罢之。甲申,以司徒、兼中书令、河中尹、灵州大都 督、单于镇北大都护充关内河东副元帅、朔方节度、关内支度盐池六城水运大使、 押诸蕃部落、管内及河阳等道观察使、上柱国、汾阳郡王、山陵使、食实封一千九 百户郭子仪可加号尚父,守太尉,余官如故,加实封通前二千户,月给一千五百人 粮、马二百匹草料。以朔方都虞候李怀光为河中尹,邠、宁、庆、晋、绛、慈、 显等州节度观察使;以朔方右留后常谦光灵州大都督,西受降城、定远军、天德、 盐、夏、丰节度等使;以朔方左留后、单于副都护浑璘为单于大都护,振武军、东 中二受降城、镇北及绥、银、麟、胜等军州节度营田使。丙戌,诏禁天下不得贡珍 禽异兽,银器勿以金饰。丁亥,诏文单国所献舞象三十二,令放荆山之阳,五坊鹰 犬皆放之,出宫女百余人。己丑,以右羽林大将军吴希光检校散骑常侍、兼御史中 丞,充渭北鄜坊丹延都团练观察使。辛卯,以河阳三城镇遏使马燧检校工部尚书, 兼太原尹、御史大夫、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壬辰,以河东节度留后鲍防为京畿 观察使;陈州刺史李芃检校太常少卿,为河阳三城镇遏使。癸巳,以寿州刺史杜亚 为江西观察使。甲午,册太尉子仪。自开元以来,册礼多废,天宝中杨国忠册司空, 至是行子仪之册。以江西观察使杜亚为陕州长史,充转运使。丙申,诏兵部侍郎黎 干害若豺狼,特进刘忠翼掩义隐贼,并除名长流。既行,俱赐死。丁酉,以京畿观 察使鲍防为福州刺史、福建都团练观察使。以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为太常卿,吏 部尚书刘晏判度支盐铁转运等使。初,晏与滉分掌天下财赋,至是晏都领之。

  六月己亥朔,御丹凤楼,大赦天下,罪无轻重,咸赦除之。内外文武三品已上 赐爵一级,四品已下加一阶,致仕官同见任,百姓为户者赐古爵一级。加李正己司 徒、太子太傅,崔宁、李勉本官同平章事。天下进献,事缘郊祀陵庙所须,依前勿 阙,余并停。诸州刺史上佐今后准式入计。诸州刺史、常参官,父在未有官,量与 五品致仕官;父亡殁,与追赠。自至德已来别敕,或因人奏,或临事颁行,差互不 同。使人疑惑,中书门下与详定官决,取堪久长行用者编入格条。自今更不得奏置 寺观及度人。庚子,封元子育为宣王,次子谟为舒王,谌为通王,谅为虔王,详为 肃王,并加开府仪同三司。乙巳,封皇弟乃为益王,迅为随王。丙午,举先天故事, 非供奉侍卫之官,自文武六品已上清望官,每日二人更直待制,以备顾问,乃以延 英南药院故地为廨。癸丑,诏皇族五服等已上居四方者,家一人赴山陵,县次给食。 己未,扬州每年贡端午日江心所铸镜,幽州贡麝香,皆罢之。辛酉,罢宣歙池、鄂 岳沔二都团练观察使。陕虢都防御使,以其地分隶诸道。复置东都京畿观察使,以 御史中丞为之。壬戌,处州刺史王缙、湖州刺史第五琦皆为太子宾客,睦州刺史李 揆为国子祭酒,并留司东都。中官邵光超送淮西旌节,李希烈遗缣七百匹,事发, 杖六十,配流。由是中官不敢受赂。癸亥,诏中书门下、御史台五品已上,诸司三 品已上长官,各举可任刺史县令者一人,中书门下量才进拟,有犯坐举主。秋

  七月戊辰朔,日有蚀之。礼仪使、吏部尚书颜真卿奏:“列圣谥号,文字繁多, 请以初谥为定。”兵部侍郎袁傪议云:“陵庙玉册已刻,不可轻改。”罢。傪妄奏, 不知玉册皆刻初谥而已。庚午,诏:邕州所奏金坑,诚为润国,语人以利,非朕素 怀。其坑任人开采,官不得禁。辛未,以吏部侍郎房宗偃为御史中丞、东都畿观察 使。罢右银台门客省岁给廪料万二千斛。自永泰已来,或四方奏计未遣者,或上书 言事忤旨者,及蕃客未报者,常数百人,于客省给食,横费已甚,故罢之。壬申, 毁元载、马璘、刘忠翼之第,以其雄侈逾制也。癸酉,减宫中服御常贡者千数。丁 丑,复置厩马随仗于月华门外。己卯,诏王公卿士不得与民争利,诸节度观察使于 扬州置回易邸,并罢之。庚辰,诏鸿胪寺,蕃客入京,各服本国之服。罢商州岁贡 离胶。辛卯,罢天下榷酒。丁酉,诏国用未给。其宣王已下开府俸料皆罢给。

  八月甲辰,以门下侍郎、平章事崔祐甫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以道州司马同正 杨炎为门下侍郎、平章事,以怀州刺史乔琳为御史大夫、同平章事、京畿观察使。 乙巳,遣太常少卿韦伦使吐蕃,以蕃俘五百人还之,修好也。癸亥,诏人死亡于外 以棺柩还城者勿禁。九月甲戌,以淮西节度为淮宁军。辛巳,以检校刑部尚书白孝 德为太子少傅。丙戌,秘书少监邵说为吏部侍郎,给事中刘乃为兵部侍郎,中书舍 人令狐峘为礼部侍郎。

   

  冬十月丁酉朔,吐蕃合南蛮之众号二十万,三道寇茂州、扶、文、黎、雅等州, 连陷郡邑。发兵四千助蜀,大破之。己酉,葬代宗于元陵。戊午,九成宫贡立兽炭 炉,襄州贡种蔗蒻之工,皆罢之。散官豢猪三千头给贫民。十一月辛未,以鸿胪卿 贾耽为梁州刺史、山南西道节度观察使。丁丑,以陕州长史杜亚为河中尹、河中晋 绛慈隰都防御观察使。壬午,御史大夫、平章事乔琳为工部尚书,罢知政事。加剑 南西川节度观察度支营田等使、检校司空、平章事、成都尹崔宁兼御史大夫、京畿 观察使。癸巳,加崔宁兼灵州大都督、单于镇北大都护、朔方节度等使、出镇坊州。 以荆南节度使、检校礼部尚书、兼江陵尹、御史大夫张延赏检校兵部尚书兼成都尹、 御史大夫、剑南西川节度度支营田观察等使。以朔方节度虞候杜希全为灵州留后; 以鄜州刺史张光晟单于振武军使、东中二受降城绥银鄜胜等军州留后;延州刺史李 建为鄜坊庆延留后。杨炎素恶崔宁,虽授以三镇,仍署此三人为留后,夺宁之权也, 人皆愤之。十二月己亥,南选使可以专达,勿复以御史临之。乙卯,制:宣王某可 立为皇太子。丙寅晦,日有蚀之。诏元日朝会不得奏祥瑞事。

  建中元年春正月丁卯朔,御含元殿,政元建中,群臣上尊号曰圣神文武皇帝。 己巳,上朝太清宫。庚午,谒太庙。辛未,有事于郊丘。是日还宫,御丹凤门,大 赦天下。自艰难以来,征赋名目颇多。今后除两税外,辄率一钱,以枉法论。常参 官、诸道节度观察防御等使、都知兵马使、刺史、少尹、畿赤令、大理司直评事等, 授讫三日内,于四方馆上表让一人以自代。其外官委长吏附送其表,付中书门下。 每官阙,以举多者授之。王府六品以上官及诸州县有司可并省及诸官减者,量事废 省。天下子为父后者赐勋两转。己巳,福建观察使鲍防、湖南观察使萧复让宪官, 从之。自兵兴已来,方镇重任必兼台省长官,以至外府僚佐,亦带台省衔。至是除 韩滉苏州刺史,杜亚河中少尹,而领都团练观察使,不带台省兼官。自是诸道非节 度而兼宪官者皆让。甲午,诏:“东都河南江淮山南东道等转运租庸青苗盐铁等使、 尚书左仆射晏,顷以兵车未息,权立使名,久勤元老,集我庶务,悉心瘁力,垂二 十年,朕以征税多门,乡邑凋耗,听于群议,思有变更,将置时和之理,宜复有司 之制。晏所领使宜停,天下钱谷委金部、仓部,中书门下拣两司郎官,准格式调掌。” 是月,浚丰州陵阳渠。

  二月丙申,遣黜陟使一十一人分行天下。癸卯,以户部郎中韩洄为谏议大夫, 以泾原节度使段秀实为司农卿。己酉,贬尚书左仆射刘晏为忠州刺史。癸丑,昭义 军节度留后李抱真为本道节度使。甲寅,贬史馆修撰、礼部侍郎令狐峘郴州司马, 右补阙柳冕巴州司户。日本国朝贡。癸亥,硃泚兼四镇北庭行军、泾原节度使。

  三月丙寅,礼仪使奏东都太庙阙木主,请造。诏下议之,不决。庚午,监察御 史张著以法冠弹中丞严郢浚陵阳渠匿诏不行,消郢官,著赐绯鱼。辛未,左散骑常 侍、翰林学士张涉放归田里。甲戌,以前司农卿庾准为江陵尹、兼御史中丞、荆南 节度使。癸巳,以谏议大夫韩洄为户部侍郎、判度支。时将贬刘晏,罢使名,归尚 书省本司。今又命洄判度支,令金部郎中杜佑权勾当江淮水陆运使,一如刘晏、韩 滉之则,盖杨炎之排晏也。

  夏四月乙未朔,泾原裨将刘文喜据城叛。己亥,地震。辛未,命江西观察使崔 昭册命回纥可汗。戊申,以福建观察使鲍防为洪州刺史、江西团练观察使。癸丑, 上诞日,不纳中外之贡,唯李正己、田悦各献缣三万匹,诏付度支。妃父王景先、 驸马高怡献金铜像,上曰:“有何功德?非吾所为。”退还之。壬戌,以衡州刺史、 嗣曹王皋为潭州刺史、湖南团练观察使,御史中丞元全柔为杭州刺史。五月甲子朔。 戊辰,以太常少卿韦伦为太常卿,复使吐蕃。己卯,右金吾卫大将军李通为黔州刺 史、黔中经略招讨观察盐铁等使。潮州刺史常衮为福建观察使。泾州将刘光国杀刘 文喜降,泾州平。

  六月甲午朔,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崔祐甫卒。辛丑,筑奉天城。加试 殿中监刘海宾兼御史中丞封兵平郡王。海宾泾州将,赏杀刘文喜也。乙卯,京兆尹 源休使回纥,册武义成功可汗。秋七月丁丑,罢内出盂兰盆,不命僧为内道场。壬 申,以鸿胪寺左右威远营隶金吾。己丑恶,忠州刺史刘晏赐自尽。

  八月甲午,振武军使张光晟杀领蕃回纥首领突董统等千人,收驼马千余、缯锦 十万匹。乃征光晟归朝,以彭令芳代之。乙未,河中晋、绛观察使杜亚为睦州刺史。 丁未,加硃泚中书令,余官使并如故。以舒王谟为泾原节度大使,尚书右丞孟皞为 泾州刺史、知留后。东僰乌蛮守来朝贡。丁巳,遥尊上母沈氏曰皇太后。戊午,以 吏部尚书颜真卿为太子少师,依前礼仪使。改封嗣舒王藻为嗣郢王。九月戊辰,判 度支韩洄奏请于商州红崖冶洛源监置十炉铸钱。江淮七监每铸一千费二千文,请皆 罢,从之。己卯,雷。

  冬十月甲午,贬尚书左丞薛邕为连山尉,坐赃也。乙巳,太子少傅、昌化郡王 白孝德卒。庚寅,以睦王述为奉迎皇太后使,工部尚书乔琳为副。十一月辛酉朔, 朝集使及贡使见于宣政殿,兵兴已来,四方州府不上计、内外不朝会者二十有五年, 至此始复旧制。州府朝集者一百七十三人,诏每令分番二人待诏。乙丑,赠敬晖等 五王官,又赠张九龄司徒,钟绍京太子太傅。戊寅,诸王有官者初令出阁就班。又 出嫁岳阳等一十县主,皆在诸王院久而未适人者,上悉命以礼出降。十二月辛卯, 韦伦使回,与吐蕃宰相论钦明思等五十五人同至,献方物,修好也。丁酉,令详定 国初以来将相功臣房玄龄等一百八十七人,据功绩分为三等。是岁,户部计帐,户 总三百八万五千七十有六,赋入一千三百五万六千七十贯,盐利不在此限。

  二年春正月庚申朔。戊辰,成德军节度、恆定等州观察使、司空、兼太子太傅、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恆州刺史、陇西郡王李宝臣卒。丙子,以汴宋滑亳陈颍泗节度 观察使、检校带领部尚书、同平章事李勉为永平军节度、汴滑陈等州观察等使;以 兵部尚书、东都留守路嗣恭为郑汝陕河阳三城节度、东畿观察等使;以宋州刺史刘 洽为宋亳颍节度使。以郑州隶永平军。自去年十月无雪,至甲申方雨雪。丁亥,检 校户部尚书张献恭为东都留守。以河南尹赵惠伯为河中尹、河中晋绛慈显都防御 观察使,以前郑州刺史于颀为河南尹。

  二月乙未,以御史中丞卢杞为御史大夫、京畿观察使,以桂管观察使李昌巙为 江陵尹、兼御史大夫、荆南节度等使。以前荆南节度使庾准为左丞。甲辰,以容州 刺史卢岳为桂州防御观察使。乙巳,以门下侍郎杨炎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 事,以御史大夫卢杞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丙午,以宋亳节度为宣武军。 丁未,以御史中丞袁高为京畿观察使。乙卯,振武军乱,杀其帅彭令芳、监军刘惠 光。

  三月庚申朔,筑汴州城。初,大历中李正己有淄、青、齐、海、登、莱、沂、 密、德、棣、曹、濮、徐、兗、郓十五州之地,李宝臣有恆、定、易、赵、深、冀、 沧七州之地,田承嗣有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之地,梁崇义有襄、邓、 均、房、复、郢六州之地,各聚兵数万。始因叛乱得位,虽朝廷宠待加恩,心犹疑 贰,皆连衡盘结以自固。朝廷增一城,浚一池,便飞语有辞,而诸盗完城缮甲,略 无宁日。至是田悦初禀命,刘文喜殄除,群凶震惧。又奏计者还,都无赐与,既归, 皆构怨言。先是汴州以城隘不容众,请广之。至是筑城,正己、田悦移兵于境为备, 故诏分汴、宋、滑为三节度,移京西防秋兵九万二千人以镇关东。又于郾城置溵州。 辛巳,以汾州刺史王翃为振武军使、东中二受降城镇北绥银麟胜等州留后。以万年 令崔汉衡为殿中少监,使吐蕃。

  夏四月己酉朔,省沔州。庚寅,襄州梁崇义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己亥,省燕 州、顺化州。乙卯,并平琴州为党州。丁巳,贬礼部侍郎于召桂州刺史,御史中丞 袁高韶州长史。五月丙寅,以军兴十一而税。己巳,以淮宁军节度使李希烈充汉南 北诸道都知兵马招抚处置等使,封南平王。庚寅,以浙江西道为镇海军。加苏州刺 史韩滉检校礼部尚书、润州刺史,充镇海军节度使、浙江东西道观察等使。以御史 中丞一员为理匭使,谏议大夫一员知匭使;给事中、中书舍人为监考使。辛丑,尚 父、中书令、汾旭郡王郭子仪薨。丙午,以检校秘书少监郑叔则为御史中丞、东都 畿观察使。壬子,以怀郑、河阳节度副使李芃为河阳三城、怀州节度使,仍割东畿 五县隶焉。

  秋七月戊子朔,诏曰:“二庭四镇,统任西夏五十七蕃、十姓部落,国朝以来, 相奉率职。自关、陇失守,东西阻绝,忠义之徒,泣血相守,慎固封略,奉遵礼教, 皆侯伯守将交修共理之所致也。伊西、北庭节度观察使李元忠可北庭大都护,四镇 节度留后郭昕可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观察使。”自河、陇陷虏,伊西、北庭为蕃 戎所隔,间者李嗣业、荔非元礼、孙志直、马璘辈皆遥领其节度使名。初,李元忠、 郭昕为伊西北庭留后,隔绝之后,不知存亡,至是遣使历回纥诸蕃入奏,方知音信, 上嘉之。其伊西、北庭将士叙官,仍超七资。庚申,以中书侍郎、平章事杨炎为左 仆射,以前永平军节度使张镒为中书待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司空、淮阳郡王侯 希逸卒,丁丑,以河中尹关播为给事中,同州刺史李承为河中尹、晋绛都防御观察 使。辛巳,以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兼灵州大都督、单于镇北大都护、朔方节度使。以 鄜坊、丹延观察留后李建徽为坊州刺史、鄜坊丹延都团练观察使。壬午,以幽州陇 右节度使、中书令硃泚为太尉。田悦攻寇临洺,守将张伾城守。

  八月辛卯,平卢淄青节度观察使、司徒、太子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正己 卒。庚戌,以中书舍人卫晏为御史中丞、京畿观察使。壬子,淮宁军节度使李希烈 攻襄阳,诛梁崇义,斩其同恶三十余人。

  九月辛酉,以易州刺史张孝忠为恆州刺史,充成德军节度观察使。壬戌,加李 希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癸亥,兵部尚书、翼国公路嗣恭卒。甲子,以晋绛观察使 李承为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观察等使。戊辰,以杭州刺史元全柔为黔中经略招 讨观察等使。

  冬十月乙酉,尚书左仆射杨炎贬崖州司马,寻赐死。戊申,加宣武军节度使刘 洽御史大夫。徐州刺史李洧弃其帅李纳,以州来降。十一月辛未,宣武节度刘洽与 神策将曲环大破李纳之众于徐州。己巳,诏:“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恆州刺史、 袭陇西郡王李惟岳,以其父宝臣有忠劳于王室,惟岳隳坠父业,蔑弃国恩,缞绖之 中,擅掌戎务。外结凶党,益固奸谋,不孝不忠,宜肆原野。削尔在身官爵。”乙 亥,贬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洄蜀州刺史,以江淮转运使、度支郎中杜佑代判度支、 户部事。丁丑,以陕州长史李齐为河中尹,充河中晋绛防御观察使;以商州刺史姚 明扬为陕州长史、本州防御、陆运使;以权盐铁使、户部郎中包佶充江淮水陆运使。 李纳将海州刺史王涉以州降。十二月庚寅,河中节度使马燧检校左仆射,泽潞节度 使李抱真检校兵部尚书,赏破田悦之功也。丙申,太子宾客王缙卒。

  三年春正月乙卯朔。丙寅,幽州节度使硃滔、张孝忠破李惟岳之兵于束鹿。辛 未,诏供御及太子诸王常膳有司宜减省之,于是宰臣上言,减堂厨百官月俸,请三 分省一以助军,从之。庚辰,追封皇叔僖为宋王,赠皇弟选荆王。闰月丙申,以文 宣王三十七代孙齐贤为兗州司功,袭文宣公。辛丑,复置具员簿。甲辰,成德军兵 马使王武俊杀李惟岳,传首京师。庚戌,马燧、李芃破田悦兵于洹水,进攻魏州。

  二月戊午,惟岳将定州刺史杨政义以州降。加硃滔检校司徒,以张孝忠检校兵 部尚书、易定沧三州节度使,以检校太子宾客王武俊检校秘书监、恆州刺史、恆冀 都团练观察使,康日知为赵州刺史、深赵都团练观察使。三月丁亥,赠故卫尉卿颜 杲卿司徒,故常山太守袁履谦左散骑常侍,故许州长史庞坚右散骑常侍,故巩县主 簿蒋清礼部侍郎。赠故骁卫将军、代国公安金藏兵部尚书,授其子承恩庐州长史。 乙未,以徐州刺史李洧为徐、沂、海团练观察使。戊戌,田悦、洺州刺史田昂以城 降。以岭南节度使张伯仪检校兵部尚书,兼江陵尹、御史大夫、荆南节度等使;以 容管经略使元琇为广州刺史、岭南节度使。丙午,贬京兆尹卢惎抚州长史。

  夏四月,李纳守德州将李士真、守棣州将李长卿皆以城降。庚申,先陷蕃僧尼 将士八百人自吐蕃而还。壬戌,封硃滔为通义郡王。硃滔、王武俊与田悦合从而为 叛。太常博士韦都宾、陈京以军兴庸调不给,请借京城富商钱,大率每商留万贯, 余并入官,不一二十大商,则国用济矣。判度支杜佑曰:“今诸道用兵,月费度支 钱一百余万贯,若获五百万贯,才可支给数月。”甲子,诏京兆尹、长安万年令大 索京畿富商,刑法严峻,长安令薛苹荷校乘车,于坊市搜索,人不胜鞭笞,乃至自 缢。京师嚣然,如被盗贼。搜括既毕,计其所得才八十万贯,少尹韦禛又取僦柜质 库法拷索之,才及二百万。丁丑,彭王傅徐浩卒,赠太子少师。戊寅,以中书侍郎、 平章事张镒兼凤翔尹、陇右节度使,以代硃泚。加泚实封五百户,赐窦氏名园、泾 水上腴田及锦彩金银器,以安其意,时滔叛故也。壬午,贬御史大夫严郢为费州长 史,杖杀左巡使、殿中侍御史郑詹。郢岁余卒。

  五月丙戌,增两税、盐榷钱,两税每贯增二百,盐每斗增一百。丁亥,贬太子 詹事邵说归州刺史,卒于贬所。辛卯,诏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神策及朔方军东讨。 丙申,诏:“故伊西北庭节度使杨休明、故河西节度使周鼎、故西州刺史李琇璋、 故瓜州刺史张铣等,寄崇方镇,时属殷忧,固守西陲,以抗期戎虏。殁身异域,多 历岁年,以迨于兹,旅榇方旋,诚深追悼,宜加宠赠,以贲幽泉。休明可赠司徒, 鼎赠太保,琇璋赠户部尚书,铣赠兵部侍郎。”皆陇右牧守,至德已来陷吐蕃而殁 故,至是西蕃通和,方得归葬也。丁酉,加河东节度使、检校左仆射马燧同平章事, 泽潞李抱真检校右仆射,河阳李芃检校兵部尚书,神策营招讨使李晟右散骑常侍, 赏破田悦功也。乙巳,贬户部侍郎、判度支杜佑为苏州刺史,以中书舍人赵赞为户 部侍郎、判度支。辛亥,易定节度赐名义武军。

  六月丁巳,尚书左丞庾准卒。甲子,京师地震。以左散骑常侍李涵为入回纥吊 祭使,京兆少尹源休为光禄卿。戊寅,以前衢州刺史赵涓为尚书左丞,右庶子柳载 为右丞。辛未,硃滔、王武俊兵救田悦,至魏州北。是日李怀光兵亦至,马燧、抱 真、李芃等盛军容迓怀光。硃滔等虑其掩袭,遽出兵,怀光与之接战于连箧山之西, 王师不利,各还营垒。贼乃壅河决水,绝我粮道。秋七月甲申,以前振武军使王翃 为京兆尹,以兵部郎中杨真为御史中丞、京畿观察使。以括率商户,人情不安,癸 巳,诏除已收纳入库外,一切停,已贮纳者仍明置簿历,各给文牒,后准元数却还。 甲午,以前同州刺史萧复为兵部侍郎。庚子,马燧、李怀光、李抱真、李芃等四节 度兵退保魏桥。硃滔、王武俊、田悦之众亦屯于魏桥东南,与官军隔河对垒。自五 月不雨,甲辰始雨。宣武节度李勉为检校司徒,怀宁李希烈检校司空,邠宁李怀光 同平章事,李芃封开阳郡王。

  八月丁未,初分置汴东西水陆运两税盐铁事,从户部侍郎、判度支赵赞奏也。 戊午,太子宾客第五琦卒于位,辛酉,以泾原节度留后姚令言为泾原节度使。戊辰, 以江淮盐铁使、太常少卿包佶为汴东水陆运两税盐铁使。己巳,加剑南西川节度使 张延赏检校吏部尚书。甲戌,以大理少卿崔纵为汴西水陆运两税盐铁使。丁丑,以 礼仪使、太子少师颜真卿为太子太师。庚辰,徐、海、沂都团练使李洧卒。江淮讹 言有毛人捕人,食其心,人情大恐。

  九月丁亥,以李洧部将高承宗为徐州刺史、徐海沂都团练使。判度支赵赞上言, 请为两都、江陵、成都、铩汴、苏、洪等州署常平轻重本钱。上至百万贯,下至十 万贯,收贮斛斗匹段丝麻,候贵则下价出卖,贱则加估收籴,权轻重以利民。从之。 赞乃于诸道津要置吏税商货,每贯税二十文,竹木茶漆皆什一税一,以充常平之本。 己亥夜,有猛兽入宜阳里,伤二人,诘朝获之。

  冬十月辛亥,以湖南观察使嗣曹王皋为洪州刺史、江西节度使。丙辰,以吏部 侍郎关播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都官员外郎樊泽使吐蕃回,与蕃相尚结赞约来年 正月望日会盟清水。丙子,肃王详薨。十一月己卯,以山南西道节度使贾耽检校工 部尚书、兼襄州刺史、御史大夫、山南东道节度使,以兴凤团练使严震为梁州刺史、 山南西道节度使。甲午,以前山南东道节度使李承为潭州刺史、湖南观察使。是月, 硃滔、田悦、王武俊于魏县军垒各相推奖,僭称王号。滔称大冀王,武俊称赵王, 悦称魏王。又劝李纳称齐王。僭署官名如国初亲王行台之制。丁丑,李希烈自称天 下都元帅、太尉、建兴王,与硃滔等四盗胶固为逆。

  四年春正月戊寅朔。丁亥,凤翔节度使张镒与吐蕃宰相尚结赞同盟于清水。庚 寅,李希烈陷汝州,执州将李元平而去,东都震骇。甲午,遣颜真卿宣慰李希烈军。 戊戌,以龙武大将军哥舒曜为东都畿汝节度使,率凤翔、邠宁、泾原等军,东讨希 烈。丙午,福建观察使常衮卒。二月戊申,于河阳三城置河阳军节度。乙卯,哥舒 曜收汝州。丁丑,以工部侍郎蒋镇充礼仪使。

  三月己卯,复置沔州。癸未,以左散骑常侍孟皞为福建都团练观察使。辛卯, 嗣曹王皋击李希烈将陈质之众,败之,收复黄州。丁酉,荆南张伯仪与贼战,败绩。 嗣曹王收复蕲州。

  夏四月庚申,以永平宣武河阳等军节度都统、检校司待、平章事李勉为淮西招 讨使,襄阳帅贾耽、江西嗣曹王等为之副。甲子,京师地震,生黄白毛,长尺余。 丙子,哥舒曜进军至颍桥,大震雷,人死者十之三四,乃退保襄城。五月辛巳夜, 京师地震。乙酉,颍王璬薨。乙巳,滑、濮二州黄河清。滑州马生角。

  六月庚戌,初税屋间架、除陌钱。时马燧、李怀光、李抱真、李芃屯魏县,李 晟屯易定,李勉、陈少游、哥舒曜屯怀汝间,神策诸军皆临贼境。凡诸道之军出境, 仰给于度支,谓之食出界粮,月费钱一百三十万贯,判度支赵赞巧法聚敛,终不能 给。至是又税屋,所由吏秉笔持算,入人庐舍而抄计,峻法绳之,愁叹之声,遍于 天下。秋七月甲申,以国子祭酒李揆为礼部侍郎,复其爵。甲午,以揆为左仆射、 兼御史大夫,为入吐蕃会盟使。八月丁未,李希烈率众三万攻哥舒曜于襄城。湖南 观察使李承卒。九月戊寅,龙见于汝州之城濠。丙戌,李勉将唐汉臣、刘德信丧师 于扈涧,汴军自此不振,东都危急。

  冬十月丙午,诏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泾原之师救哥舒曜。丁未,泾原军出京城, 至浐水,倒戈谋叛,姚令言不能禁。上令载缯彩二车,遣晋王往慰谕之,乱兵已陈 于丹凤阙下,促神策军拒之。无一人至者。与太子诸王妃主百余人出苑北门,右龙 武军使令狐建方教射于军中,闻难,聚射士得四百人扈从。其夕至咸阳,饭数匕而 过。戊申,至奉天。己酉,元帅都虞候浑瑊以子弟家属至,乃以瑊为行在都虞候, 神策军使白志贞为行在都知兵马使,以令狐建为中军鼓角使,金吾将军侯仲庄为奉 天防城使。乱兵既剽京城,屯于白华,乃于晋昌里迎硃泚为帅,称太尉,居含元殿。 上以奉天隘,欲幸凤翔,壬子,凤翔军乱,杀节度使张镒,乃止。癸丑,李希烈陷 襄城,哥舒曜走洛阳。乙卯,赐检校司空崔宁薨。丁巳,以吏部尚书萧复,刑部侍 郎刘从一、谏议大夫姜公辅并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邠宁节度韩游瑰与论惟明 率兵三千至,才入奉天,贼军亦至,乃出拒之,王师不利。贼乘胜攻门,自卯至午, 杀伤殆半,会有草车在门外,浑瑊令焚之,贼众遂退。癸巳,泚贼三面攻城,浑瑊 力战御之,方退。大将吕希倩死之。贼自丁未攻城,至己巳二十余日,矢石不绝。

  十一月乙亥,以陇右节度判官、陇州留后、殿中侍御史韦皋为陇州刺史、兼御 史大夫、奉义军节度使。灵武留后杜希全、盐州刺史戴休颜、夏州刺史时常春合兵 六千来援,至漠谷,为贼所败而退。贼由是攻城愈急,矢石雨下,薨伤者众,人心 危蹙,上与浑瑊对泣。硃泚据干陵作乐,下瞰城中,词多侮慢。戊子,贼造云桥, 攻东北隅,兵仗不能及,城中忧恐,相顾失色。浑瑊预为地道,及云桥傅城,脚陷 不得进,瑊命焚之,风回焰转,桥焚而贼退。朔方节度李怀光遣兵马使张韶奉表, 言大军将至,乃令舁韶巡城,叫呼欢声动地,贼不之测,疑惧缓攻。癸巳,怀光军 次醴泉,是夜贼解围而去。神策将李晟自定州率师赴难,军于渭桥。甲午,以商州 都虞候王仙鹤权商州防御使。十二月壬戌,贬门下侍郎、平章事卢杞为新州司马, 贬行在都知兵马使白志贞为恩州司马,户部侍郎、判度支赵赞为播州司马。癸亥, 以京兆少尹裴腆判度支。甲子,以湖南观察留后赵憬为湖南观察使。乙丑,以祠部 员外郎陆贽为考功郎中,金部员外郎吴通微为职方郎中,翰林学士并如故。以侍御 史吴通玄为起居舍人,充翰林学士。己巳,以河中尹李齐运为宗正卿。庚午,李希 烈陷汴州。以右庶子崔纵为京兆尹。癸酉,以中书侍郎、平章事关播为刑部尚书, 司封郎中杜黄裳为给事中。命给事中孔巢父淄青宣慰,华州刺史董晋河北宣慰。

  兴元元年春正月癸酉朔,上在奉天行宫受朝贺。诏曰:

  立政兴化,必在推诚;忘己济人,不吝改过。朕嗣服丕构,君临万邦,失守宗 祧,越在草莽。不念率德,诚莫追于既往;永言思咎,期有复于将来。明征其义, 以示天下。小子惧德不嗣,罔敢怠荒。然以长于深宫之中,暗于经国之务,积习易 溺,居安忘危。不知稼穑之艰难,不恤征戍之劳苦。致泽靡下究,情不上通,事既 壅隔,人怀疑阻。犹昧省己,遂用兴戎,征师四方,转饷千里。赋车籍马,远近骚 然;行赍居送,众庶劳止。力役不息,田莱多荒。暴令峻于诛求,疲民空于杼轴, 转死沟壑,离去乡里,邑里丘墟,人烟断绝。天谴于上而朕不寤,人怨于下而朕不 知。驯致乱阶,变起都邑,贼臣乘衅,肆逆滔天,曾莫愧畏,敢行凌逼。万品失序, 九庙震惊,上累于祖宗,下负于蒸庶。痛心靦面,罪实在予,永言愧悼,若坠泉谷。 赖天地降祐,人祗协谋,将相竭诚,爪牙宣力,群盗斯屏,皇维载张。将弘远图, 必布新令。朕晨兴夕惕,惟省前非。乃者公卿百僚用加虚美,以“圣神文武”之号, 被蒙暗寡昧之躬,固辞不获,俯遂群议。昨因内省,良所瞿然。自今已后,中外书 奏不得言“圣神文武”之号。

  今上元统历,献岁发祥,宜革纪年之号,式敷在宥之泽,可大赦天下,改建中 五年为兴元元年。李希烈、田悦、王武俊、李纳,咸以勋旧,继守籓维,朕扶驭乖 方,致其疑惧,皆由上失其道而下罹其灾。一切并与洗涤,复其爵位,待之如初, 仍即遣使宣谕。硃滔以泚连坐,路远必不同谋,永念旧勋,务存弘贷,如能交办顺, 亦与维新。硃反易天常,盗窃名器,暴犯陵寝,所不忍言,获罪祖宗,朕不敢赦。 除泚外,并从原宥。应赴奉天并进收京城将士,并赐名“奉天定难功臣”,身有过 犯,减罪三等,子孙过犯,减罪二等。先税除陌、间架等钱,竹木茶漆等税,并停。 奉天升为赤县。

  分命朝臣诸道宣谕。以奉天行营都团练使杨惠元检校工部尚书。丙戌,以吏部 侍郎萧复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以吏部侍郎卢翰为兵部侍郎、同平章事。戊子, 命宰臣萧复往山南、荆南、湖南、江西、鄂岳、浙江东西、福建等道宣慰。己丑, 以京兆尹裴腆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丙申,以山南东道行军司马樊泽为襄州刺史、 山南东道节度使;以浑瑊为行在都知兵马使;以前赵州观察使康日知兼同州刺史, 充奉诚军节度使。辛丑,诏六军各置统军一员,秩从二品;左右常侍各加一员;太 子宾客加四员。

  二月戊寅,诏故司农卿张掖王段秀实赠太尉,谥曰忠烈,赐实封五百户。赠滑 州兵马使贾隐林左仆射,以滑州刺史李澄兼汴州刺史、汴滑节度使。是日,李晟自 咸阳移兵东渭桥,避怀光也。晟以怀光反状已明,请上幸蜀。王武俊效顺,加中书 门下平章事,兼幽州节度使,令讨硃滔。吐蕃遣使来朝,请以兵助国讨逆,乃令御 史大夫于颀入蕃宣谕之。甲子,加李怀光太尉,仍赐铁券,赦三死罪。怀光怒曰: “凡人臣反逆,乃赐铁券,今赐怀光,是反必矣!”乃投之于地。上命翰林学士陆 贽晓谕之。是日人心恐骇。怀光夺杨惠元、李建徽所将兵,惠元被害。丁卯,车驾 幸梁州,留戴休颜守奉天,以御史中丞齐映为沿路置顿使。李晟大集兵赋,以收复 为己任。李怀光患之,移军泾阳,连硃泚,欲同灭晟。晟卑词厚意,致书谕之,冀 其感悟,怀光颇增愧惧。

  三月甲申,以秘书监崔汉衡为上都留守,右散骑常侍于颀为京兆尹。是日,怀 光烧营,走归河中。其将孟涉、段威勇等千人奔归李晟。丙戌,以前饶州刺史杜佑 为广州刺史、岭南节度使,加神策节度使李晟兼京畿渭北鄜坊丹延节度观察使。庚 寅,车驾次城固。唐安公主薨,上爱女,悼惜之甚。壬申,至梁州。丁丑,宣武节 度使刘洽加册平章事。己亥,以行在都知兵马使浑瑊检校左仆射、同平章事、灵州 大都督,充朔方节度使、邠宁振武永平奉天行营副元帅。是日,诏授李怀光太子太 保,其余官职并罢。泾州乱,牙将田希鉴杀其帅冯河清,自称留后。四月辛丑朔。 时将士未给春衣,上犹夹服,汉中早热,左右请御暑服,上曰:“将士未易冬服, 独御春衫可乎!”俄而贡物继至,先给诸军而始御之。壬寅,诏奉天随从将士并赐 号“元从功臣。”以邠宁兵马使韩游瑰为邠宁节度伎。尚书左丞赵涓卒。己巳,以 陕虢防遏使唐朝臣为河中尹、河中同晋绛节度使,御史大夫李齐运兼京兆尹。魏博 行军司马田绪杀其帅田悦,诏赠悦太尉,以绪为魏州长史、魏博节度观察使。甲寅, 以谏议大夫、平章事姜公辅为左庶子,加剑南节度使张延赏平章事,以前山南东道 节度使贡耽为工部尚书。甲子,入蕃使、左仆射李揆卒于凤州。乙丑,浑瑊与吐蕃 将论莽罗之众破贼将韩旻之众于武功,斩首万级。丙寅,加李纳平章事。丁卯,义 王玭薨。

  五月,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加检校司徒,东川节度使李叔明太子太傅,镇海军韩 滉检校右仆射。癸酉,泾王侹薨。徐沂海团练使高承宗卒,以其子明应知徐州事。 丙子,李抱真、王武俊破硃滔于经城东南,斩首三万级,擒伪相硃良祐、李俊以献。 硃滔遁归幽州。癸未,岳州李兼、黔南元全柔、桂管卢岳加御史大夫,岳加中丞。 庚寅,李纳上章禀命,乃赠李正己太尉。壬辰,商州尚可孤破贼于蓝田。乙未,安 西四镇节度使郭昕、北庭都护李元忠加左右仆射。是夜,李晟自渭北移军于光泰门 外。贼来薄,我军争夺击,大败之,蹙入光泰门,斩馘数千计,贼党恸哭而入白华。 戊辰,列陈于光泰门外。遣骑将史万顷往神麚村,开苑墙二百余步,贼树栅当之。 我军争栅,云合电击,与贼血战,贼党大败,追击至白华,硃泚、姚令言率众万余 遁去。晟收复京城。是日,浑瑊与戴休颜亦破贼三千于咸阳,韩游瑰追硃泚于经州。

  六月庚子朔,升恆州为大都督府。癸卯,赠神策兵马使杨惠元右仆射。是日, 李晟上《收京城露布》,上览之,涕下沾襟。泾州田希鉴斩姚令言,幽州军士韩旻 于彭原斩硃泚,并传首至行在。乙巳,遣吏部侍郎班宏入京宣谕。己酉,加李晟司 徒、兼中书令,实封一千户;骆元光、尚可孤加检校左右仆射,皆实封五百户。以 泾州将田希鉴为泾州刺史、泾原节度使。癸丑,诏以梁州为兴元府,南郑县为赤畿, 官名品制视京兆、河南,百姓给复二年,见任官员加两阶,耆老与版授,南郑县令 赐绯。加兴元尹严震检校右仆射,赐实封一百户。加浑瑊待中,实封八百户;韩游 瑰检校左仆射,实封四百户;戴休颜检校右仆射,实封二百户。考功郎中、知制诰 陆贽,司封郎中、知刺诰吉中孚,并为谏议大夫;水部员外郎顾少连为礼部郎中: 并依前充翰林学士。行在左右厢兵马使令狐建、时常春并加散骑常侍。丙辰,斩伪 相李忠臣,籍没其家。李晟奏受贼伪署同恶抵法之家,所没财物、牛马、奴婢,请 以赏军士。从之。戊午,车驾还京,发兴元,是日大雨,及入斜谷,晴霁,从官将 士欢然以为天助。秋七月丙子,车驾次凤翔府,诏放管内今年秋税;耆寿侍老八十 已上,各与版授刺史,赐紫,其余版授上佐,赐绯;府、县置顿官,考满日放选。 受伪署官乔琳、蒋镇、张光晟、李通、蒋钅监伏诛。硃泚害郡王、王子、王孙七十 七人于马璘宅,丁丑,令所司具凶礼收殓于净域寺。庚辰,诏:

  李怀光往因职任,颇著干能,朕嗣之初,首加拔擢,托为心膂,授以节旄。顷 岁河朔不宁,俾令征讨,任兼将相,恩极丘山。及硃泚猖狂,扰乱京邑,怀光回军 赴难,宗社再宁,保佑朕躬,厥功甚茂。故元帅、河中之权,太尉、中书之秩,仍 加实封,爰及宗亲,人臣之荣,孰可为比?非朕于怀光不厚,岂朕报怀光不崇!贼 寇未除,猜嫌已构,受硃泚奸凶之说,听张佋罔惑之言,曾不沈思,遂生疑阻,交 通逆孽,残害忠良。朕志在推诚,事皆掩覆,礼遇转厚,委任益隆。怀光都不改图, 愈深不轨。敕书慰问将士,怀光并不令宣;三军咸欲收城,怀光并不令出。自云已 共硃泚定约,不能更事国家。朕以眇身,获承鸿业,务全大计,移幸山南,仓皇之 间,备历危险。据其罪状,情实难容,然以解围奉天,其功不细,昨又遣男璀谢罪, 请束身归朝,朕悯其知过之心,念其赴难之效,以功赎罪,务在优恩。今遣给事中 孔巢父赍先授怀光太子太保敕牒,往河中宣谕,三日内便与怀光同赴上都,如欲家 口同行,亦听怀光自便。朕必能保全终始,宠待如初。

  朔方将士,尝立大功,子仪再收京城,咸是此军之效,昨远从河朔,赴难奉天, 逆贼畏威,望风奔遁,永言劳绩,朕不暂忘。将士各竭忠谋,中遭迫协,朕每念及, 痛心自咎。此者君臣阻隔,只为怀光一人,怀光既请入朝,尚扌舍其罪,况诸将士 并是功臣,各宜坦然,勿更忧虑。先赐官封,一切如旧。

  壬午,至自兴元。时浑瑊、韩游瑰、戴休颜以其众扈从,李晟、骆元光、尚可 孤以其众奉迎,步骑十余万,旌旗连亘数十里,都民僧道,欢呼感泣。李晟见于三 桥,自陈收城迟晚之咎,伏地请罪,上慰劳遣之。丁亥,河中宣慰使孔巢父、中官 啖守盈并为怀光所害。辛卯,御丹凤楼,大赦天下。赐李晟永崇里第,女乐八人。 甲午,命宰臣诸将送晟入新赐第。教坊乐,京兆府供帐食馔,鼓吹导从,京城以为 荣观。

  八月辛丑,诏所司为赠太尉段秀实树碑立庙。淄青节度使承前带陆海运、押新 罗渤海两蕃等使,宜令李纳兼之。癸卯,加司徒、中书令、合川郡王李晟兼凤翔尹, 充凤翔陇右节度等使、泾原四镇北庭行营兵马副元帅,改封西平郡王。河东保宁军 节度使、太原尹、北都留守、检校司徒、平章事、北平郡王马燧为奉诚军晋绛慈隰 节度行营兵马副元帅;以灵盐节度使、侍中、兼灵州大都督、楼烦郡王浑瑊为河中 尹、晋绛节度使、河中同陕虢等州及管内行营兵马副元帅,改封咸宁郡王。时方命 瑊与马燧各出师讨怀光故也。甲辰,以金吾大将军杜希全为灵州大都督、西受降城 天德军灵盐相夏节度营田等使;以同绛节度使唐朝臣为鄜坊丹延等州节度使;以保 义军节度使、凤翔尹李楚琳为金吾大将军;以奉义军节度使、陇州刺史韦皋为左金 吾卫大将军。戊申,以奉天行营节度戴休颜为左龙武统军。己酉,以延王玢、随王 迅、西平长公主薨,废朝。己未,前湖州刺史袁高为给事中。

  九月庚午,宗正卿李琬卒。赐浑瑊大宁里第,并女乐五人,诏宰臣诸将赐乐馈 赠如送李晟入第故事。壬午,赠故右仆射致仕李涵太子太保。乙亥,王武俊加检校 司徒,李抱真检校司空,并赐实封五百户,赏破硃滔之功也。甲申,以前岭南节度 使元琇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丁亥,上顾谓宰臣曰:“今大盗虽除,时犹多难,宜 广延纳,以达下情。近日谏官都无论奏,自今每正衙及延英坐日常令朝臣三两人奏 时政得失,庶有弘益也。”是秋,螟蝗蔽野,草木无遗。

  冬十月乙丑,马燧收绛州。戊辰,令中官窦文场、王希迁监左右神策军都知兵 马使。闰月庚午,诏:“朕临御万方,失于君道,兵革不息,于今五年。闵众庶之 劳,悔征伐之事。而李希烈蔑义弃德,反道虐人。朕哀彼生灵,陷于涂炭。敬存拯 物,不惮屈身,故于岁首特布新令,赦其殊死,待以至诚。使臣才及于郊圻,巨猾 已闻其僭窃。酷烈滋甚,吞噬无厌。将相大臣,咸怀愤激,继陈章疏,固请讨除。 朕以所行天诛,本去人害,兵戈既接,玉石难分。言念勋臣,横遭胁制,虽思改革, 厥路无由。受污终身,衔冤没代,沦胥以逞,诚可痛伤。岂孽自一夫,而毒流万姓, 为人父母,宁不愧怀!宜令诸道节度使明行晓谕,罪止元凶,胁制之徒,一切不问。” 唐朝臣奏收永乐县。癸酉,以右龙武大将军李观为泾州刺史、泾原节度使。乙亥, 诏宋亳、淄青、泽潞、河东、恆冀、幽、易定、魏博等八节度,螟蝗为害,蒸民饥 馑,每节度赐米五万石,河阳、东畿各赐三万石,所司般运,于楚州分付。丁丑, 李晟至泾州,诛节度使田希鉴,罪其杀冯河清也。戊子,希烈将李澄以滑州归国。 甲午,以李澄为汴州刺史、汴滑节度使,封武威郡王。神策行营节度使、检校尚书 右仆射、冯翊郡王尚可孤卒。

  十一月癸卯,宋亳节度使刘洽与曲环破希烈之众于陈州,俘斩三万级,生擒贼 将翟崇晖以献。戊午,刘洽大破希烈之众,擒其伪相郑贲等五人以献。希烈遁归蔡 州,汴州平。乙丑,宰相萧复三上章乞罢免,许之。十二月乙亥,淮南节度使、检 校司空、平章事陈少游卒。赠萧定太子太师。以寿州刺史张建封为濠寿都团练使。 庚辰,以刑部侍郎杜亚为扬州长史、淮南节度使,戊子,以吏部郎中崔造为给事中。 辛卯,以谏议大夫陆贽为中书舍人,依前翰林学士。诏翰林学士朝服班序,宜同诸 司官知制诰例。

  贞元元年正月丁酉朔,御含元殿受朝贺,礼毕,宣制大赦天下,改元贞元。戊 戌,大风雪,寒。去秋螟蝗,冬旱,至是雪,寒甚,民饥冻死者踣于路。丁未,以 饶州刺史卢为福州刺史、福建允察使。癸丑,始闻太子太师、鲁郡公颜真卿为希烈 所害,追赠司徒,废朝五日,谥曰文忠,乃特授男頵、硕等官。壬戌,以吉州长史 卢杞为澧州别驾,寻卒。二月丙寅朔,遣工部尚书贾耽、侍郎刘太真分往东都、两 河宣慰。河南、河北饥,米斗千钱。癸未,李抱真、严震来朝。寒食节,上与诸将 击鞠于内殿。丙戌,以检校秘书监金良相为检校太尉、使持节、大都督、鸡林州刺 史、宁海军使,袭封新罗王。辛卯,大雨。

  三月丙申朔,以蜀州刺史韩洄为兵部侍郎,以汴东水陆运等使、左庶子包佶为 刑部侍郎。辛丑,户部侍郎、判度支元琇兼诸道水陆运使。丁未,李希烈陷南阳, 杀守将黄金岳。甲寅,诏宰臣宣谕御史,今后上封弹奏,人自陈论,不得群署章疏。 戊午,宣武帅刘洽检校司空;以汴滑节度使李澄普滑州刺史,充郑滑节度使。加李 纳司空。

  夏四月乙丑朔,普王谊改封舒王。癸酉,鄂岳观察使李谦为洪州刺史、西都团 练观察使。江陵度支院失火,烧租赋钱谷百余万。时关东大饥,赋调不入,由是国 用益窘。关中饥民蒸蝗虫而食之。汴帅刘洽赐名玄佐。

  五月癸卯,分命朝臣祷群神以祈雨。蝗自海而至,飞蔽天,每下则草木及畜毛 无复孑遗。谷价腾踊。辛酉,以河阳都知兵马使雍希颜为河阳怀都团练使。

  六月丙子,以兵部侍郎韩洄为京兆尹。辛巳,刘玄佐兼汴州史。壬午,以工部 尚书贾耽兼御史大夫、东都留守、都畿汝州防御刺使,以汴州刺史薛珏为河南尹。 辛卯,以左金吾卫大将军韦皋检校户部尚书,兼成都尹、御史大夫、剑南西川节度 观察使。以国子祭酒董晋为左金吾卫大将军。幽州硃滔卒,赠司徒。

  秋七月甲午朔,河东节度使马燧自河中行营来朝。庚子,大风拔树。辛丑,以 左散骑常侍李泌为陕州长史、陕虢都防御观察陆运使。丙午,以镇海军、浙江东西 道节度使韩滉检校尚书左仆射、同平章事、江淮转运使,以河南尹薛珏为河南水陆 运使。戊申,马燧还行营。辛亥,加检校工部尚书王士真为德棣都团练观察使。壬 子,以前涿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刘怦为幽州长史、御史大夫、幽州卢龙节度副大使, 兼知节度管理度支营田观察、押奚契丹经略卢龙等军使。丁巳,以左散骑常侍柳浑 为兵部侍郎。庚申,以谏议大夫高参为中书舍人。关中蝗食草木都尽,旱甚,灞水 将竭,井多无水。有司计度支钱谷,才可支七旬。甲子,诏:“夫人事失于下,则 天变形于上,咎征之作,必有由然。自顷已来,灾沴仍集,雨泽不降,绵历三时, 虫蝗继臻,弥亘千里。菽粟翔贵,稼穑枯瘁,嗷嗷蒸人,聚泣田亩,与言及此,实 切痛伤。遍祈百神,曾不获应,方悟祷祠非救灾之术,言词非谢谴之诚。忧心如焚, 深自刻责。得非刑法舛缪。忠良郁湮,暴赋未蠲,劳师靡息。事或无益,而重为烦 费;任或非当,而横肆侵蟊。有一于兹,足伤和气。本其所以,罪实在予,万姓何 辜,重罹饥殍。所宜出次贬食,节用缓刑,侧身增修,以谨天戒。朕自今视朝不御 正殿,有司供膳并宜减省,不急之务,一切停罢。除诸军将士外,应食粮人诸色用 度,本司本使长官商量减罢,以救凶荒。俟岁丰登,即令复旧。”甲子,李怀光大 将尉圭以焦篱堡降。丁卯,怀光将徐庭光以长春宫兵六千人降。甲戌,朔方大将牛 名俊斩李怀光,傅首阙下。马燧收复河中。丁丑,始雨。己卯,诏:“朕诚信未著, 抚御失宜,致使功臣陷于诛戮,谓之克敌,能不愧心!然以怀光一家,在法无舍; 念其昔居将相,尝寄腹心。罪虽挂于刑书,功已藏于王府。以干纪之迹,固合灭身; 以赴难之勋,所宜有后。宜以怀光男一人为嗣,赐庄宅各一区。仍还怀光尸首,任 其收葬。怀光妻、诸兒女递送澧州,委李皋逐便安置,使得存立。其出嫁女、诸亲 并释放。陷贼将士,一切并与洗雪。河中、绛百姓,给复一年。北平王马燧、咸宁 王浑瑊并与一子五品正员官。燧可侍中,瑊可检校司空。骆元光、韩游瑰、唐朝臣 各赐实封二百户,与一子六品正员官。昨河中行营将士,共赐二十万端匹以充宴赏, 放归本道。”新除中书侍郎、平章事张延赏为尚书左仆射。时宰相刘从一病,诏征 延赏。李晟与延赏有隙,自凤翔上表论之。延赏罢镇西川还,行至兴元,改授左仆 射。戊子,前河阳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开阳郡王李芃卒。

  九月己亥,幽州节度刘怦病,请以子济权知军州事,从之。癸卯,以牛名俊为 丹州刺史。御史大夫崔纵奏:“准制勘会内外官员,商量并省停减,详议闻奏者。 伏以兵戎未息,仕进颇多,在官者既合序迁,有功者又颁褒赏。比来每至选集,不 免据阙留人,尝叹遗才,仍招怨望。况有恩诏,甄录功劳,诸道叙优,人数甚广, 见须处置,不可稽留。今若停减吏员,实恐未便于事,非但承优者无官可授,抑又 叙进者无路可容,本冀便人,翻成敛怨。事仍旧贯,以适时宜,更待事平,然后经 度。”制从之。乙巳,上御正殿,策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等三科举人。辛亥,宰 相刘从一以疾辞任,授户部尚书。庚申刘从一卒。幽州节度使刘怦卒。辛巳,以权 知幽州卢龙军府事刘济为幽州长史、兼御史大夫、幽州卢龙节度观察、押奚契丹两 蕃等使。丙戌,浑瑊自河中来朝。

  十一月癸巳朔,山南严震来朝。癸卯,上亲祀昊天上帝于圆丘。时河中浑瑊、 泽潞李抱真、山南严震、同华骆元光、邠宁韩游瑰、鄜坊唐朝臣、奉诚康日知等大 将侍祠。郊坛毕,还宫,御丹凤楼,大赦天下。丁丑,诏文武常参官共赐钱七百万 贯,以岁凶谷贵,衣冠窘乏故也。

  十二月戊辰,诏延英视事日,令常参官七人引对,陈时政得失。自是群官互进, 有不达理道者,因多诋讦,不适事宜,上亦优容遣之。

  二年春正月壬辰朔,以岁饥罢元会,礼也。丙申,诏以民饥,御膳之费减半, 宫人月共粮米都一千五百石,飞龙马减半料;台郎御史与兼官出为畿赤令。庚子, 大雪,平地尺馀。壬寅,以散骑常侍刘滋、给事中崔造、中书舍人齐映并守本官,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门下侍郎、平章事卢翰为太子宾客。丁未,以礼部侍郎鲍防为 京兆尹,京兆尹韩洄为刑部侍郎,国子祭酒包佶知礼部贡举。以江陵少尹李复为容 州刺史、本管经略使。癸丑,御史大夫崔纵为吏部侍郎。谏议大夫、知制诰、翰林 学士吉中孚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两税,元琇判诸道盐铁、榷酒。诏宰相齐映判兵部, 李勉判刑部,刘滋判吏部、礼部,崔造判户部、工部。甲寅,诏天下两税钱物,委 本道观察使、刺史差人送上都;其先置诸道水陆转运使及度支巡院、江淮转运等使 并停。时崔造专政,改易钱谷,职事多隳败;造寻以忧病归第。二月癸亥,山南樊 泽奏破希烈将杜文朝之众五千,擒文朝以献。乙丑,鹿入含元殿,卫士执之。甲戌, 户部侍郎元琇为尚书左丞,京兆少尹李竦为户部侍郎、判盐铁榷酒。

  三月壬寅,滑州李澄奏破希烈之众于郑州。乙巳,以司农卿李模为黔中观察使。 四月丙寅,淮西李希烈为其牙将陈仙奇所CG,并诛其妻子,仙奇以淮西归顺。戊 辰,以前黔中观察使元全柔为湖南观察使。辛巳,陕州观察使李泌奏卢氏山冶出瑟 瑟,请禁以充贡奉。上曰:“瑟瑟不产中土,有则与民共之,任人采取。”甲申, 诏以淮西牙将陈仙奇为蔡州刺史、淮西节度使,都统刘玄佐、李澄、曲环、李皋、 贾耽、张建封各与一子正员官,赏平淮、蔡功也。丁未,以剑南东川节度使李叔明 为太子太傅,以东川兵马使王叔邕梓州刺史、剑南东川节度使。五月丙申,自癸巳 大雨至于兹日,饥民俟夏麦将登,又此霖澍,人心甚恐,米复千钱。丁酉,以伊西 北庭节度留后杨袭古为北庭大都护、伊西北庭节度度支营田瀚海等使。己亥,百僚 请上复常膳;是时民久饥困,食新麦过多,死者甚众。伊西北庭节度使李元忠卒, 赠司空。辛酉,大风雨,街陌水深数尺,人有溺死者。癸未,横海军使、沧州刺史 程日华卒,以其子怀直权知军州事。

  秋七月戊子,黔中观察使理所复在黔州。辛卯,以开州别驾白志贞为果州刺史。 乙未,福建观察卢惎卒。己酉,以虔王谅为申光、随、蔡节度大使,以淮西兵马使 吴少诚为蔡州刺史、知节度留后,加东都留守贾耽东都畿唐、汝、邓都防御观察使, 以陇右行营节度使曲环为陈许节度使。戊午,以鄜坊节度唐朝臣为单于大都护、振 武绥银节度使,右金吾大将军论惟明为鄜州刺史、鄜坊都防御观察使。己巳,以金 吾大将军董晋为尚书右丞。庚辰,右散骑常侍蒋沇卒。丙戌,吐蕃寇泾、陇、邠、 宁,诸镇守闭壁自固,京师戒严。遣河中节度骆元光镇咸阳。

  九月,诏:“左右金吾及十六卫将军,故事皆择勋臣,出镇方隅,入居侍从。 自天宝艰难之后,卫兵虽然废阙,将军品秩尤高。此诚文武勋臣出入转迁之地,宜 增禄秩,以示优崇。并宜加给料钱及随身粮课,仍举故事,置武班朝参,其廊下食 亦宜加给。其十六卫各置上将军一人,秩从二品;左右金吾上将军,俸料次于六统 军支给。欲求致理,必藉兼才,文武递迁,不全限隔。自今内外文武缺官,于文武 班中量才望相参叙用。仍依故事,于本卫量置卫兵。所司条件以闻。”丁酉,义成 军节度、郑滑观察等使、检校尚书左仆射、滑州刺史、武威郡王李澄卒。以东都畿、 唐、邓、汝等防御观察使贾耽检校尚书右仆射,兼滑州刺史、义成军节度、郑滑等 州观察使。戊戌,以吏部侍郎崔纵检校礼部尚书、东都留守、东都畿唐邓汝防御观 察使。己亥,敕左右卫上将军、大将军并于卫内宿。乙巳,吐蕃寇好畤,京师戒严。 李晟部将王佖击吐蕃于汧阳城,败其中军。辛亥,寇凤翔,李晟出师御之,一夕而 退。

  冬十月壬午,奏关内、河中,河南等道秋夏两税、青苗等钱,悉折纳粟麦,兼 加估收籴以便民,从之。是月,李晟破吐蕃摧沙堡。十一月甲午,册淑妃王氏为皇 后。乙未,两浙节度使韩滉来朝。丁酉,册皇后王氏。是日后崩,谥曰昭德。辛丑, 吐蕃陷盐州。壬寅,刘玄佐、曲环、鄂岳卢玄卿并来朝。十二月丁巳,以韩滉兼度 支、诸道盐铁转运使。吐蕃陷夏州,又陷银州。庚申,以给事中、同平章事崔造为 右庶子。贬尚书右丞、度支元琇为雷州司户,为韩滉诬奏,人以为非罪,谏官屡论 之。辛未,凤翔李晟来朝。壬申,京城畿内榷酒,每斗榷钱一百五十文,蠲酒户差 役,从度支奏也。

  三年春正月丙戌朔。壬寅,以左仆射张延赏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乙巳,礼部侍 郎薛播卒。辛亥,以户部侍郎李竦为鄂岳观察使。壬子,以兵部侍郎柳浑同中书门 下平章事;刘滋守本官,罢知政事;中书舍人、平章事齐映贬夔州刺史。戊寅,度 支盐铁转运使、镇海军节度、浙江东西道观察等使、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 事、晋国公韩滉卒,赠太傅。以果州刺史白志贞为润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浙西观 察使,宣州刺史皇甫政为越州刺史、浙东观察使。

  三月庚寅,诏今年朝集使宜停。丙午,凤翔陇右元帅副兵马使吴诜为福建观察 使,凤翔都虞候邢君牙为凤翔尹、本府团练使。丁未,制凤翔陇右泾原四镇北庭管 内兵马副元帅、凤翔陇右道节度使、奉天靖难功臣、司徒兼中书令、凤翔尹、上柱 国、西平郡王、食实封一千五百户李晟可太尉兼中书令。庚戌,以晟甥元帅兵马使 王佖为右威卫上将军。辛亥,河东马燧来朝。时蕃相尚结赞使大将论颊热卑辞厚意 告马燧,请两国同盟和好,上疑其不诚,不允,故燧自将论颊热入朝,盛言蕃相请 盟,可以保信。上乃从之,许盟于平凉。

  夏四月庚申,诏:“蕃寇虽退,疆理犹虞,安边之策,必有良算,宜令常参官 各陈边事,随所见封进以闻。”入蕃使崔翰奏于蕃中诱问给役者,求蕃国人马真数, 云凡五万九千余人,马八万六千匹,可战者仅三万人,余悉老幼。庚午,御麟德殿, 试《定难乐曲》,马燧所献。

  五月丁亥,以侍中浑瑊为吐蕃清水会盟使,兵部尚书崔汉衡副之;瑊与骆元光 率师二万往会盟所。丁酉,以左丞暢悦为湖南观察使。戊戌,左右神策、左右龙武 各加将军一员。丙午,以岭南节度使杜佑为尚书右丞,以容管经略使李复为广州刺 史、岭南节度使。蕃相尚结赞请改会盟之所于原州之土梨树,神策将马有麟奏: “土梨地多险厄,恐蕃军隐伏;不如平凉川,其地坦平,又近泾州。”乃改盟于平 凉川。

  十月,东都、河南、江陵、汴州、扬州大水,漂民庐舍。闰月乙卯,以国子司 业裴胄为潭州刺史、湖南观察使。戊午,陕虢李泌献瑞麦,一茎五穗。庚申,诏省 州县官员,上州留上佐、录事、参军、司户、司士各一员,中州上佐、录事、参军、 司户、司兵各一员,下州上佐、录事、司户各一员,京兆河南两府司录、判司及四 赤丞、簿、尉量留一半,诸赤畿县留令、丞、尉各一员。时宰相张延赏请减官收俸 料以助军讨吐蕃故也。壬戌,日有黑晕,自辰及申方散。癸亥,以荆南节度使、检 校户部尚书、嗣曹王皋为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襄邓郢安随唐等州观察使,以 山南东道节度使樊泽为江陵尹、荆南节度使。辛未,侍中浑瑊与吐蕃宰相尚结赞同 盟于平凉,为蕃兵所劫,瑊狼狈遁而获免,崔汉衡已下将吏陷没者六十余人。癸酉, 遣使赍书以让结赞,蕃界不受。戊寅,枉矢坠于虚危。辛巳,以少府监卢岳为陕虢 观察使。是月,太白昼见,凡四十余日。

  六月丙戌,以检校司徒、侍中马燧为司徒兼侍中,以赞吐蕃之盟失策而罢兵柄 也。以陕虢观察使李泌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以左龙武将军李自良为检校工部尚书、 太原尹、河东节度使。乙巳,浙西观察使白志贞卒。是月,吐蕃驱盐、夏二州居民, 焚其州城而去。

  七月甲寅,浑瑊自盟所来,素服待罪,释之。乙卯,诏:“朕顷缘兴师备边, 资用不给,遂权议减官,以务集事。近闻授官者皆已随牒之任,扶老携幼,尽室而 行。俸禄未请,归还无所,衣冠之弊,流寓何依?其先敕所减官员,并宜仍旧。” 初既减员,内外咨怨张延赏。李泌初入相,乃讽官论之,乃下此诏。丙辰,平凉陷 蕃官员崔汉衡已下各与一子正员官。以左羽林大将军韩潭为夏州刺史、夏绥银等州 节度使。壬申,赐骆元光姓曰李元谅。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张延赏薨, 赠太保。癸酉,复置吏部小选。

  八月辛巳朔,日有蚀之。丁亥,陷蕃兵部尚书崔汉衡得还。己丑,以兵部侍郎、 平章事柳浑为散骑常侍,罢知政事。壬申,以给事中王纬为润州刺史、浙西观察使, 常州刺史刘赞为宣州刺史、宣歙池观察使。戊戌,贬前门下侍郎、平章事萧复为太 子左庶子,饶州安置,坐宗人位、佩、儒、偲、鼎等连郜国长公主奸蛊事也。戊辰, 吐蕃犯寒,诸军戒严。九月丁巳,吐蕃大掠汧阳、吴山、华亭界民庶,徙于安化峡 西。庚申,左庶子崔造卒。癸亥,回纥可汗遣使合阙将军请婚于我,许以咸安公主 降之。丙寅,吐蕃陷华亭,又陷泾州之连云堡。甲戌,吐蕃退,俘掠邠、泾、陇等 州民户殆尽。自是蕃寇常至泾、陇。

  冬十月,吐蕃修原州城,屯据之。丁亥,太子太傅李叔明卒。丙戌,神策将魏 循上言:“射生将韩钦绪等十余人与资敬寺妖僧李广弘同谋不轨,广弘自言当为人 主,约十月十日大举,已署置将相名目。”诏捕劾之,连坐死者百余人;钦绪游瑰 之子,特赦之。是月,复降鱼书停刺史务。十一月丁丑,以湖南观察使赵憬为给事 中。是夜,京师地震者三,鸟巢散落。壬申,禁商人不得以口马兵械市于党项。辛 丑,鄜坊节度使论惟明卒。是岁,作玄英观于大明宫北垣。

上一章』『旧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旧唐书 本纪卷十二译文

德宗本纪(上)德宗神武孝文皇帝名适,代宗长子,母亲是睿真皇后沈氏。天宝元年(742)四月十九日,出生在长安皇宫之东宫。这年十二月,授予特进,封为奉节郡王。代宗即皇帝位的这年五月,以…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dhzjy.com/bookview/7464.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